彩铅美食

1-130HZU451

許多人浪費了太多的精力在“為小事抓狂”,結果完全忽略了生命的神奇與美妙。掌握自己的情緒,讓內心變得安靜而有力。

 

  我們經常為了一些事情抓狂,但其實仔細想一想,這些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我們只是在鑽牛角尖,把問題擴大而已。

 

  比方說,有個陌生人在路上突然超車插到我們前面,我們就一整天無法釋懷,還說服自己應該要生氣。我們不斷在心中假想衝突的畫面,有些人還會四處告訴別人這件倒楣事,就是不肯輕易忘懷。

 

  不妨同情一下這個超車的人,並且感歎一下匆匆忙忙有多痛苦。這樣一來,我們既可以維持自己內心的平衡,還可以避免把別人的問題扯到自己的身上來。

 

  不必執著自己才是那個“對的”

 

  好好想一想,我們是否曾經被某人糾正,然後還向對方說:“真謝謝你,讓我知道我錯了,你才是對的。”或者當你糾正別人,或犧牲他們來證明你自己是“對的”時,是否有人曾經向你道謝?當然沒有。事實上,人人都討厭被糾正。我們都希望自己的立場能夠得到別人的尊重和瞭解。

 

  想變得更平靜、更有愛心,最好的策略就是,練習讓別人享受“對”的樂趣,把榮耀歸於他們。當某人說“我真的覺得最重要的是……”或說任何話來糾正你,讓他們的論點成立就是了。

 

  認同批評,是化解尷尬的良機

 

  我們經常為了一點小小的批評就氣急敗壞,把它當做一樁緊急事故,急著為自己辯護,仿佛在打仗一樣。這樣的反應會白白耗費大量心力。認同批評可以化解尷尬的處境,滿足別人表達意見的需求,也可能為你提供一個機會,從別人的角度來瞭解自己,最重要的,或許是給你一個保持心情平靜的機會。

 

  我第一次有意識地接受別人的批評,是多年前妻子對我說:“有時你太多話了。”我難過了一下,才決定同意她的看法。我回答她:“你說得對,我有時候是太多話了。”我發現我自在的反應能幫助她放鬆,幾分鐘後她說:“知道嗎?你真好說話。”從此我就知道,對批評做出反應並不會讓它消失,事實上,負面反應通常會讓批評的人更確信他們對你的看法,不如認同批評。

 

  不知道今天輪到誰倒垃圾,那就你去倒吧!

 

  我們一不小心,就很容易痛恨日常生活的責任義務。有一回,在情緒低落時,我算出自己平均每天要做1000件不同的事情。當然,在我心情較好的時候,這個數字就會大幅下降。

 

  一想到這件事,我就驚訝自己為何如此輕易就記住了我所做的雜事,以及要負擔的責任。可是同時,我也輕易地忘記我的妻子每天要做的一切。

 

  如果你老在計算自己所做的一切,真的很難變成一個知足的人。讓家人少做一點,總比憂慮計較今天輪到誰去倒垃圾,更能讓你的人生過得快樂一點,這無疑可以讓你省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,來做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

  允許計畫有變通

 

  我喜歡在清晨時光寫作。可是,如果我4歲的女兒提早起床,上樓來看我,那又該怎麼辦呢?或者我計畫先去晨跑再去上班,結果卻接到辦公室打來的緊急電話。在這種時候,需要問的問題是,真正重要的是什麼?

 

  堅守寫作進度比較重要,還是陪4歲女兒重要?少跑30分鐘晨跑,值得你生氣嗎?想做一個心平氣和的人,顯然大部分時候變通比堅持計畫更重要。如果你把隨機應變當作目標,就會發現一些奇妙的事情:你會感到更放鬆,卻又不會讓進度停擺。你甚至可以變得更有效率,因為你不必把精力浪費在生氣或煩惱上。你周圍的人也會變得更自在,不會覺得在你身旁如履薄冰。

 

  先向他人伸出你的手

 

  我有一位朋友,身體狀況不是很好。她最近告訴我,她已經將近3年沒有跟兒子說話了。“為什麼呢?”我問。她說,她跟兒子為了兒媳婦的事情意見不合,除非他先打電話來,否則她不願意再跟他說話。當我建議她先採取主動時,她起先抗拒說:“我不能這麼做,應該道歉的人是他。”她真的寧死也不願先向她的獨子示好。不過,在我的溫和鼓勵之下,她終於決定採取主動。出乎她意料的是,她兒子很感激她有心先打來電話,所以也向她道歉了。

 

  通常就是這樣,只要有人把握機會先伸出手,往往雙方都能獲益。如果我們繼續維持憤怒,心中的怒火就會把芝麻綠豆的“小事”,變成真正的“大事”。

它讓我想到“朋友”,朋友有很多種類,我這裏所說的是指盟友—為特定目的(利益,利害)結盟聯合的Dream beauty pro 脫毛朋友。毛澤東也曾提出過首要的、最根本的問題:誰是我們的敵人?誰是我們的朋友?一切勾結帝國主義的軍閥、官僚、買辦階級、大地主階級以及附屬於它們的一部分反動知識界,是我們的敵人。並指出動搖不定的中產階級,其右翼可能是我們的敵人,其左翼可能是我們的朋友--但我們要時常提防他們。由此可知:蜀國最大的失敗是荊州潰敗,夷陵折兵,其他的失敗並不算失敗沒有做到的就是時刻提高警惕,以提防盟友背後捅刀子。如今正處於互聯網革命時代,我們面臨一個同樣的問題:誰是我們的敵人?誰是我們的朋友?……

 

“想著你的美,念著你的好”在變異病毒驅使之下,成功的洗腦讓部分勞苦大眾忘了痛、感覺不到痛,無法洞悉隱形剝削,甘願無償獻血……

 

如今,僵屍王已成挾天子以令之勢!“誰是我們的敵人?誰是我們的朋友?一切半成品,電商、網商,其右手可能是我們的朋友,但要時刻提高警惕,提防他們的左手(背後捅刀子),因為他們吃起人來也是不吐骨頭的。“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。”早期劉備因該放下政治包袱,更應該與張角結盟,而不是去打他。中國革命鬥爭成效甚少,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,以攻擊真正的敵人。東聯、北拒、西和、南扶,這一連串響亮的名詞,只因一個“不小心”,令後人也深感痛惜。以此為鑒,不得不讓我平添“臥薪”一詞。它讓我想到“朋友”,朋友有很多種類,我這裏所說的是指盟友—為特定目的(利益,利害)結盟聯合的朋友。毛澤東也曾提出過首要的、最根本的問題:誰是我們的敵人?誰是我們的朋友?一切勾結帝國主義的軍閥、官僚、買辦階級、大地主階級以及附屬於它們的一部分反動知識界,是我們的敵人。並指出動搖不定的中產階級,其右翼可能是我們的日本必買敵人,其左翼可能是我們的朋友--但我們要時常提防他們。由此可知:蜀國最大的失敗是荊州潰敗,夷陵折兵,其他的失敗並不算失敗沒有做到的就是時刻提高警惕,以提防盟友背後捅刀子。如今正處於互聯網革命時代,我們面臨一個同樣的問題:誰是我們的敵人?誰是我們的朋友?……

 

“想著你的美,念著你的好”在變異病毒驅使之下,成功的洗腦讓部分勞苦大眾忘了痛、感覺不到痛,無法洞悉隱形剝削,甘願無償獻血……

 

如今,僵屍王已成挾天子以令之勢!“誰是我們的敵人?誰是我們的朋友?一切半成品,電商、網商,其右手可能是我們的朋友,但要時刻提高警惕,提防他們的左手(背後捅刀子),因為他們吃起人來也是不吐骨頭的。“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。”早期劉備因該放下政治包袱,更應該與張角結盟,而不是去打他。中國革命鬥爭成效甚少,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,以攻擊真正的敵人。東聯、北拒、西和、南扶,這一連串響亮的名詞,只因一個“不小心”,令後人也香港服务式住宅深感痛惜。以此為鑒,不得不讓我平添“臥薪”一詞。

深夜的天是涼的伴著絲絲細雨。兩點了,我依然睡不著,頂著模糊的雙眼出到陽臺安靜地站了會。細雨飄落在我身上,微涼的觸覺顯現無遺。我想抬頭望一下夜晚美麗的霓虹燈,卻是一片模糊,街邊的霓虹燈在我的眼下散成了一個個球團,變得有些夢幻。

 

我的思緒開始往外飄了,我沒有控制任由他自由的飛翔,一直飄一直飄,飄到一個我完尖沙咀精品酒店全陌生的過度停歇。我想,他或是累了,還是落腳了。我也是累了,身體不累心累,可是我卻想逃了,帶著我心愛的人一起逃。逃到那個我心停歇的國度。前幾天剛看拉伯雷的《巨人傳》,卡崗都亞建立自己的理想國,人們可以隨心所欲無拘無束得享受生活。我猜,這大概就是我們所尋求卻無所得的,是你的也是我的。裏面有一句話我很喜歡:人與人之間最痛心的事莫過於在你認為理應獲得善意與友誼的地方,卻遭受了煩惱與損害。有人遇到這類遇外,認為受屈比失去性命還要尷尬。我覺得這句話更加適當得用於當下我們生存的社會。

 

現在,此時此刻的生存狀況。對,就是生存!事情或許嚴重了些,但是整天整天的提心吊膽,整天整天的猜測與矛盾,整天整天的勾心鬥角,使我強烈的感受到我現在的環境不是生活是生存。我想逃出去,但有我在乎的人一起在裏面,我不願丟下任何一個人自己逃出去。所以我似乎做夢都想讓所有人都好好的。曾跟朋友探討過人生。她告誡我說:惻隱之心萬萬動不得!我說:我的性格就是我的死穴,希望每個人都好又憤憤不平,一副救世主的模樣,卻發現連自己都無法自救!有些諷刺,不錯我曾無知得對憎恨我的人動了惻隱之心,今夜所發生的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,卻強烈的感覺我的惻隱之心就是對我最大的恥辱!我用的是恥辱,我不希望我未來還犯同樣的錯誤。今夜我是驚醒的,我抱著懷裏哭著的人,我突然害怕了。於是,我想逃了,帶著她們一起逃出去。這個環境,就像一顆定時炸彈,好像隨時會爆發,我害怕最終大家都傷痕累累。我實在不願生存在這個隨時都危險的地帶。

 

現在是淩晨兩點40分,我依然無法入眠在寂靜的夜裏敲打著鍵盤。我告訴自己今天的一切必須記下來,初相識是陌生不想相識,如今,確實熟悉但卻想遠離。是你的一副不諳世事的模樣吸引了我的目光,帶著青春的氣息走來,我嗅到了梔子花的味道,清新淡雅。我們曾經也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,我們曾經也是別人眼中羡慕的對象。是什麼改變我們變成了今天的模樣?棱角的顯現刺傷了每個真心靠近的人。你的模樣漸漸沾濕了我的雙眼,模糊了我的淚光。我想,我快看不清楚你的模樣了。其實還是p1 數學補習有點可悲的,因為所以得曾經都變成了過去再也回不來,所有的我以為都變成了氣泡破了消失了無影無蹤了,只剩下水痕刺痛了臉龐。

 

曾經的繁華變成一地的落寞,彼此纏綿,彼此拉扯。這一場纏綿無休無止,我們在徘徊著,掙扎著,無可奈何著。我還記得你最初的模樣,卻一點也不願想起。不是所有的回憶都是美好甜蜜的,也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是難能可貴的。有些人是不該相遇,既然是過客又為何要糾纏不清。我想,我快變成一個冷血無心的人。這樣,我是萬萬不願的。我有自己的理想過度,是願我在乎的人都好好的。我知道,你有在努力我也有在努力。我會永遠記得你最初的模樣但不會刻意想起,我有我的生活,是生活不是生存。而我的生活是不會被你打擾的。

 

請相信我,我帶給你給我的模樣去活出我的模樣。因為要記住,如果

 

你討厭一個人就千萬不要成為護膚步驟那樣的人。我會一直在好,在更好!時間的腳步帶不走我們的笑容,我愛的人兒要更好。

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